官网首页 / 资讯 / 原创 专访跟谁学CEO陈向东:曾经历至暗时刻 聚焦迎来涅槃重生

原创 专访跟谁学CEO陈向东:曾经历至暗时刻 聚焦迎来涅槃重生

2019-06-13 09:10


原标题:专访跟谁学CEO陈向东:曾经历至暗时刻 聚焦迎来涅槃重生

雷帝网 雷建平 6月7日报道

尽管中美贸易战导致资本市场动荡,在线教育企业跟谁学依然成功登陆纽交所,发行价为10.5美元,募集资金超过2亿美元。

陈向东在纽交所接受雷帝网专访时表示,跟谁学上市进程相对较快,从2019年1月16日正式启动,到3月19号第一次密交,再到6月6日上市,去除中间的春节时间,整个过程只有4个月。

跟随学上市过程中,市场市场很波动,斗鱼等几家企业的IPO计划都被推迟了。投行和周边朋友也问跟谁学,市场这么不好怎么还上市。

对此,陈向东说,市场变化与跟谁学没关系,原因有3点:

1,跟谁学是做教育产业,与中美贸易战无关;2,踏踏实实做个好公司,市场波动其实没关系;3,投资人关心的也是跟谁学关心的事情,但跟谁学每天更关心的是怎么满足客户需求、创造客户价值。

“我们进度相对快,我也没有想过美国市场动荡会怎么样,要不要换市场。我觉得要抓住不变,好公司在什么地方上市,暂时的波动都很正常。从长期看,好公司的价值会展现出来。”

当然,跟谁学开盘上涨了20%,但收盘还是跌破发行价,只是微跌0.19%。这让陈向东也主动谈起了股票。

“坦率讲,我这段时间也被逼着每天早上起来看看纽交所、纳斯达克怎么样了,真的看指数。因为身边每个人都在谈论。”

曾经历创业至暗时刻

跟谁学创立之初就是一个梦之队,创始人陈向东1999年进入新东方,14年时间,从老师到分校校长、再到集团副总裁,最后出任执行总裁。

另一联合创始人张怀亭是前百度“凤巢”系统初创团队成员,这个团队被喻为“是教育和互联网两个基因的完美结合”。

跟谁学2015年3月获高榕资本领投、启赋资本和金浦产业投资基金跟投的5000万美元A轮融资,创下了当时的A轮融资之最。

跟谁学也曾经历至暗时刻,最艰难时,公司账上已经没钱,可能一个月的工资都发不出来。2015年,成为陈向东“有史以来最焦虑的时刻”。

造成跟谁学现金流吃紧原因是,业务扩张太多,没有聚焦。当时跟谁学开展了to B业务,陆续孵化针对教育培训机构的SaaS“天校系统”,视频直播业务“百家云”,教育机构培训业务“商学院”等业务。

陈向东事后坦言,“坦率地说,我们做得有点儿多。还是有点儿贪婪了。”

自掏腰包渡过难关

陈向东迅速调转船头,并放出信号:第一,公司永远不会缺钱,“公司如果没钱了,我愿意来顶”;第二,跟谁学从不是一家to B公司。

这之后,陈向东痛下决心,引领公司转型为B2C,在最困难的士气,陈向东真的就自掏腰包,帮助公司度过难关,迎来涅槃重生。

当然,那段时间并不容易,成为陈向东“有史以来最焦虑的时刻”。

陈向东决定砍掉to B业务时,连着陈向东共8个核心人物,有7个反对,甚至联合起来抵制。但陈向东非常有魄力,拿出几千万支持公司发展。

业务聚焦后,陈向东还个人资助一些被拆分出去的项目,帮助员工单独创业,并找到投资人,“如果需要退出可以退回投资额和一定的收益率”。

陈向东家有很大的房子,但为了公司发展,他专门在公司旁边租了一室一厅,“经常晚上12点以后回家,早上7点左右又到办公室。”

张震与陈向东

陈向东的决心也打动了投资人,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对雷帝网表示,跟谁学团队都有一种乐观主义精神,给别人传递非常强的正能量。

“陈向东选择个人投入资金到公司中,并且个人资助一些被拆分部门的同事,帮助他们单独创业,很有魄力,也很仗义。”

张震说,跟谁学经历过发展挑战,褪去初期“明星光环”,但因经历过“至暗时刻”,高榕资本对跟谁学信心更强,坚定信任和陪伴跟谁学。

以下是专访跟谁学CEO陈向东实录:

雷帝触网创始人雷建平在纽交所采访陈向东

雷建平:首先祝贺跟谁学成功在纽交所上市,跟谁学曾经也遭遇过至暗时刻,最后是您自掏腰包数千万,帮助公司度过难关,终于迎来了涅槃重生。能否讲讲当时的细节?

陈向东:大概2016年的某个时间点,公司账上已没什么钱,可能一个月的工资就发不出来。

那时候我静下心来想想为什么创业,创业关乎你的生命,关乎你自身的成长,关乎你的企业的成长,更关乎于那么多信任你的那些伙伴成长。

我曾经跟他们讲过,我是公司里面最穷的。这个穷是一醒来欠了很多债,都是信任的债,大家信任你,那么多人抛弃那么高的工资跟着你一块创业,这份信任值多少钱啊?

后来我静下心来想想,公司现在账上没什么钱了,还不如把我自己的钱拿出来做公司,花自己的钱总比花别人的钱压力小。

并且花自己的钱,才会更加让团队把精力聚焦在现在,不去想怎么样对投资人讲故事,不要想对投资人怎么包装公司。

我们应该踏踏实实去服务学生、服务家长、成长伙伴、成长员工,大概这个事情想明白之后就很快了。

特别好玩的是,我最初拿出1000万美金后,也是很幸运啊,当做了正确的事时,慢慢账上就不缺了,现金就越来越多了。

当然,也会有一些投资人说,现在你看你也不融资,那你怎么办?我也很简单,假如谁要走,我帮你们买走吧,就按照条款做回购。

早期的有些员工,甚至包括一些合伙人说现在家里缺钱,我说“那行啊,我给你钱啊,股票收回一点”,其实到最后就是承担这份责任。

跟谁学只进行了一轮融资

雷建平:在线教育普遍是一轮又一轮融资,有说法是,跟谁学后来没有进行融资,是因为把估值定得太高,导致后续的投资人不太容易进来。

陈向东:我们当时确实是中国最大的A轮——5000万美金。在那个时间点上,完全一家独立新创的公司,不借助任何大公司的资源,我们融的A轮,当时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A轮,也是做教育公司当中融的最大的A轮。

真正看,跟谁学是打响了在线教育融资的第一枪。我记得2015年后,好像全世界的教育投资50%多投入中国教育,才有中国在线教育的蓬勃发展。

这次到美国来,美国投资人用了我们的产品说“天呢,这怎么比美国先进啊?”这是美国人讲的,中国怎么发展到这种程度了?

我说因为在中国都好啊,中国的直播、Wi-Fi、4G、5G,做教育就是比美国好啊,这没办法。

我们确实A轮融资估值是很高,但投资人也都赚了十来倍,我觉得也算很好的。其实后期我们也曾想过融资,为什么后来就不融资了?

我是瞬间一个点上想明白了,我觉得反正我自己还算有钱,为什么不把我的钱都拿出来?大概就是这件事,我就all in,极其专注地做一件事、极其认真地做,总会有回报的。

现在大家看跟谁学好神奇啊,你们做一个教育科技公司,居然投资人占百分之十几,团队占了80%多,因为别的公司是团队占了百分之二三十。这是一个世界性的奇迹了。

所有的投资人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?你作为一个科技公司,怎么可能你们团队有80%多的股份,我说我们就融了一轮资。

All in做一件事

早期团队照片

雷建平:什么导致当时跟谁学出现至暗时刻?

陈向东:现在回想起来,犯的最大错误就是做多了嘛。做多了之后就不聚焦,后来我们想清楚后就只做一件事,但是你要看逻辑。

逻辑是外面人都认为跟谁学是做O2O,找老师平台。但按2015年3月我对媒体讲的我理解的O2O,和他们理解的O2O不一样,我理解的O2O是从线上到线下、线下到线上,同时到线下、线上。

我2014年6月创办这家公司,7月就组建了视频直播互动技术团队,我们在不到一年的时候就有100个百度的产品技术和研发。

到2015年3月份的时候,我们就做了3000多人的在线直播大班课,那是在业内第一家那么多人数同时并发。

到2016年的时候开始内部孵化,像B2C在线直播大班课的高途课堂品牌,我们是在2017年的时候all in在了在线直播大班课。那时候就把to B的业务要么关掉,要么拆分,我告诉所有人我们只做一件事。

我记得当时有8个核心人物,我跟他们讨论时,7个人都不同意我,每个人都站在他们的角度说哪个业务应该开展。他们甚至联合起来先后做动员工作,等到我去跟他们谈话时,他们谁去反对,谁该怎么说话。

我跟每个人都谈了话,后来我开会时说“各位,就是决定我们就All in做一件事”,大家说会没钱,那时候to B的服务一个月一千万的收入,一年是一个多亿,他们说没钱了怎么办?一千万不要了?我说,不要了。

他们说,没钱了怎么办?我说,没钱了我个人掏钱,钱就是我个人掏。

投资人也没办法了,投资人会理解你,内部的人也都理解了,反正没钱了我掏钱。这个公司也不是我一个人,但是我承担所有的责任。

大家还是信任我的,最困难的时候是患难见真交,最考验一个人。

这次在纽约,我儿子吃东西的时候,很多东西没吃完就放下了。我说现在有东西吃,如果没有东西吃时试试,饿你三天三夜还不吃?我看会什么都吃掉,那时候才考验人,有东西吃的时候不会考验人的。

我们也是这么慢慢走过来的,我们内部更愿意说是聚焦。

雷建平:您是从新东方出来的,团队很多人是百度出来的,整个团队都带着很多的光环,当褪去了创始初期的“明星光环”,是什么样的感觉?

陈向东:坦率讲,我创业的时候已经把自己的光环给剥掉了,这是实事求是讲。但是因为当时刚创业,就像一个孩子一样,很多东西你还是不太懂,你就会听不同的语言,学习不同的经验。

当时江湖一位人物跟我讲,你是互联网创业,你是最大的品牌,你要做最大流量入口。那时我也鼓舞自己,他说你要忘掉自己,怎么忘掉呢?你想想九零后什么特征?九零后就是拍大头照,爱在朋友圈晒大头照。

那时候我参加活动,让团队的人给我拍照,拍完照之后我也发朋友圈,我想我就是九零后。

当年在新东方的时候,我觉得晒个自己的东西就挺傻的。但是因为创业,你也不能说我自己多么牛,我这么有成功经验了,不行的!我这么有声誉、地位的,我要忘掉它,我也发朋友圈、晒大头照。

后来我觉得还是回归到做真实的自我,另外我觉得人,踌躇满志在某个阶段不一定是坏事。正是因为踌躇满志,才有了对未来的渴望和向往。

当你撞得头破血流的时候,你从每一次的错误、每一次的头破血流当中能够学到东西,最后成为了一个更加有认知的自己,构建你强大的底层思考系统的时候,你就和别人不一样了。

其实那些错误恰恰是你人生当中,就是要经历的,像爬山一样往顶峰爬的时候遇到的坎、坑、湿润、湿滑、泥滩,我觉得蛮好的。

雷建平:我发现新东方很出人才啊,比如真格基金徐小平老师,锤子手机创始人罗永浩,还有李笑来,现在您也带领公司上市了。

陈向东:新东方什么样的人才都有。因为我跟笑来他们也熟,其实我们还要忘掉很多东西,这是在某个点上一件事情被别人做认可,或者说被别人做批判,但是经常还是要返回到做自身。

曾拿30万到武汉开拓 当年做到1500万利润

雷建平:在线教育企业很多都是亏钱的,只有少数的赚钱,但跟谁学能做到盈利,原因是什么?

陈向东:对,表象是比别人盈利性更好,背后实质是做对一些事情。比方说教育永恒不变是最好的老师、最好的产品、最好的服务、最好的教学、最好的结果。

我1988年参加工作,17岁就做了初中老师。经过这么多年,我认认真真、踏踏实实的不断成长自己,在新东方也待了十几年,学到了很多东西。

今天我在做这件事的时候,不是说五年就做得这么好。我做的不只这五年,前面做了二十多年一直在积累啊。

我在新东方时曾创造过两个记录,第一个记录是我当年拿了30万到武汉去创办学校,一个人去的。结果第一个完整年度,就做了1500多万的利润,那年利润是新东方整体利润的快1/3。

第二个记录,那年武汉新东方的净利润率是47%,这两个其实是记录。

我在2003年的时候被提拔为集团的副总裁,那时候董事会上开会说我是二号人物,就是排第一的副总裁,后来我离开之后周成刚接的我。

那么多年当中我是很幸运的,我跟他们讲,刚好赶上了新东方在出国留学的爆炸性的增长曲线里。当然我也为新东方做过贡献,新东方至少在少儿英语和中学第二曲线的增长当中,某种程度上是从武汉开始的。

这是为什么很多负责人都是从武汉来的,因为武汉最早做、走得早,真正规模化、盈利性的快速增长都是在武汉,所以新东方找了第二曲线。

永远做最重要的事 聚焦内部业务

雷建平:跟谁学创业,您觉得您做对了什么?

我自己2014年出来创业,这就是运气好,刚好赶上了直播技术、大班课互动,这个场景成立了,刚好赶上了在线教育爆炸性的增长曲线里。

我的劣势是以前我不懂技术,过去几年撞得头破血流把技术弄懂了,互联网懂一点,再结合教育。我懂什么?我懂人性、我懂教育,我懂得组织,我懂得怎么去服务他人,怎么去成就他,我懂得自己不断地批判和精进。

在线教育和线下相比链条非常长。你看有流量团队、销售团队、主讲老师团队、辅导老师团队、内容研发团队、题库团队、直播视频技术互动团队、数据/大数据团队,以及其他的中层团队。那么多的流程环节,每一个流程环节上比别人高三个点,你就盈利,别人就亏损。

一个好的领导永远是三大能力,第一个能力是预测未来的能力,我们今年做得不错,是因为去年、前年做得好和做对了事,所以今年好了。

我们明年、后年做得好是因为今天做了准备,明年、后年肯定做的好。

第二个能力是授权正确的人才,把未来预测好了不能都自己干,得找到优秀的人才给他们授权,让他们做。找人、训练人就很重要。

第三个能力能够去复制最优秀的做法,你看哪个东西最好,那就复制啊,找到最好的赶快复制。复制了之后,你就快速构成一个强大的组织。

我觉得这三个能力上,我过去还是做过很多思考的。过去两年多,我谢绝外部所有访谈,我聚焦于内部的业务、聚焦于我们的伙伴、聚焦于我们的客户、聚焦于我们的家长,慢慢就找到我们的边界了。

永远做最重要的事,就不会天天被逼做很多紧急的事。因为没天天被逼做很紧急的事,最后做的都是正确的事,这种飞轮起来后都不得了。

我今天早上因为我儿子来了,早上稍微下楼晚一点,一着急没带钱,我又是自己打车到纽交所的,那赶紧打电话,这就弄的很狼狈了。

前两天都被投行服务着,投行每天一早车就在那儿放着,我才发现我们系统能力上不够强大,但是总是有黑天鹅事件发生。

后来就想做公司不就是怎么让黑天鹅事件少一点,不能Surprise,总是Surprise,那公司肯定完蛋。

公司没有Surprise,你这个公司未来会不得了的好,因为什么?因为你把未来想清楚的,来的都是已经在你的预计当中。

做在线教育要回归本质

雷建平:这次有很多国际机构认购了跟谁学,原因是什么?

陈向东:有三方面,第一方面是大家特别看重于技术对于教育的改变。第二方面是大家看重中国巨大的市场,中国人的学习文化和学习力量太大了。第三方面是他们非常amazing。

你知道我们这次上市有些投资人造谣说我们数据作假了,还有人说我们的数据叫做too good to be true,太好了。

我们的审计师是德勤,德勤的审计师没有办法,就派了好多老外到我们公司,同时把我们后边的系统、数据、软件全拷走了。拷走了之后拿出去分析,分析了半个多月发现确实是没问题的。

后来到了4月份,4月份的数据更好了,他们就(惊讶)怎么又快了,到5月份数据还这么好。

因为我们IPO太快了,我们不到5个月就完了,从1月16号真正启动kickoff meeting,那时候才找一些Banker,还没确定完,到6月6号上了,中间有一个春节,真正上市只有4个月。

雷建平:您怎么看在线教育企业跟资本的关系?

陈向东:资本当然很重要,因为你做在线这件事,没有资本肯定就做不成这件事了。第二,资本永远是资本,资本是要逐利的,资本某种意义上讲甚至是高利贷,希望有很多倍的回报。

一方面是要拿资本,一方面要静下心踏踏实实回归本质,做最好的老师、最好的教学、最好的服务、最好的体验、最好的效果,这才是根本动力。

真正飞轮转起来的时候,更好的教学、更好的产品、更好的服务、更好的效果、更多的学生、更多的人才,一环套一环了。

我为什么说跟谁学和别的公司不太一样?你看别的公司的创始人和创始团队和我们来比,其实还是差异蛮大的。

我们这家公司很幸运,当时组建这家公司的时候,核心团队的人都是非常多元化,都来自于不同的公司,这样他们相互有冲突、有矛盾、有学习、有成长,最后就是一个新的基因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,若转载请写明来源。返回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
服务支持

我们珍惜您每一次在线询盘,有问必答,用专业的态度,贴心的服务。

让您真正感受到我们的与众不同!